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一点文学 > 仙侠 > 闪婚专宠:总裁爱妻太霸道 > 1382 从今起和我睡

闪婚专宠:总裁爱妻太霸道 1382 从今起和我睡

作者:喜小悦 分类:仙侠 更新时间:2019-09-30 17:09:24 来源:自用

翌日。

黎北晨的早餐快要吃完,管家才三催四请地,终于叫了小清下楼。她的精神很不好,面色也很不好。

黎北晨特意放慢了吃早餐的动作,甚至随意地拿了管家买来的早报看,状似很无意很随意地看她一眼,然后便又将目光移回报纸的版面上……虽然,他平时从不看这个;虽然,他今天有个重要的会议,司机已候在了门口。

小清没有主动和他说话,却恨透了他这副样子——他怎么能做到那么坦然平静?他怎么能做到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他没有情绪,没有心的吗?

“慕小姐,要涂果酱还是花生酱?”她不拿东西吃,管家只能鞍前马后地照顾她,主动帮她拿了烤面包片,指着两瓶抹酱问她,“甜的还是咸的?”

“都不要。”她闷闷地开口,抓过管家手里的面包,直接塞进嘴里。

黎北晨抬头看了她一眼,眉心不由隆起不是为了她的吃相,而是为了她的声音。他清晰地听到,刚刚她的声音……很沙哑。

“嗓子怎么哑了?”放下手上的报纸,他慢条斯理地出声,说话的同时,拿起桌上的早茶喝了一口。

小清没看他,但声音中已带着明显的敌意“和你有关系么?”

嗓音,还是那么哑。

管家眼看着这两人的架势像是要吵起来,他有些看不过去想要劝架,黎北晨却无声地挥了挥手,示意他退开。于是,在她没有注意的时候,整个餐厅,就只剩下了他们两个人。

“嗓子怎么哑的?”黎北晨重复,大有刨根问底的架势,小清低着头,她的表情他看不到,只能兀自在大脑中分辨。

“不关你的事。”

“昨晚回去哭了很久?”她的冷言没让他止步,黎北晨淡淡地询问出来,顿了顿,又开口,“还是昨晚又踢了被子,所以冻到了?”在新西兰的时候,他进过她的房间,他记得她的睡品的确不怎么样。

至少在当时,她是踢被子的。

“你不想回答没关系。”她没回答,黎北晨也不生气,或者说他生了气也没表述出来,只是面不改色地抛出下半句,“我可以默认你是后者,今晚开始,你和我睡。”

“叮!”

她手里的筷子当即掉了下去,重重地撞上盘子,发出清脆又突兀的声音。

小清的脸色很僵——‘今晚开始,你和我睡’?!经过昨晚的事情,她当然知道他们之间会发生什么……他怎么能说出这句话,怎么有脸说出这句话?

“我会交代管家帮你搬东西。”他依旧是面不改色,“床很大,想睡哪一侧你可以自己挑,我……”

“乒!”

黎北晨的话音未落,小清终于忍无可忍地爆发“够了!黎北晨,你昨晚没有听清楚吗?我们完了!我今天就要走,你没有权利囚\禁我,我还要出去找我的爸爸!”

他没答应,只是唇角微扬,清浅地嗤笑一声,像是在嘲讽她的不自量力。

“或者,你索性把我和我爸关在一起啊!”小清也来了气。

“……我不挑床,睡哪一侧都没关系。”她愤怒地一通发泄完,黎北晨却根本没给她任何反应,他停顿了几秒,确定她是说完了,才继续说完适才的下半句。

她的抗议和情绪,完全没被他放在眼里。

小清终于忍无可忍,被他这种“无为”的态度逼到崩溃——

“黎北晨,你还是不是人!”她拿起身前的那杯豆浆,直接朝他泼了过去。隔着一张桌子的距离,她没泼得很准,也不敢真的往他脸上泼,只是沾湿了他面前的桌子,也弄湿了他的衣襟……

气氛凝滞了一瞬。

他看着她的目光明显变冷,小清的心中微微发寒,以为黎北晨要爆发,他的手机却在下一秒响起。他的注意力被吸引了过去,蹙了蹙眉,接了起来。

不知道对方说了什么,他低头看了眼狼狈的自己“让司机再等我五分钟,我换件衣服。”

然后,他起身,最后交代“我晚上六点回家,有事打我电话,有什么需要的,也可以叫我带。”

“我会去找我爸爸!”

她的抗议,他根本不做理会,直接抬脚便上了楼……

这一整天,黎北晨倒是真接了不少电话,不过不是她打来的,而是管家打来的。

“慕小姐坚持要离开,外面的人已经把她带回来好几次了。”

“少爷,东西都搬好了,真的今晚就让慕小姐住您的房间吗?她好像……不会愿意的。”

“……”

“要不然还是让她见见慕向贤吧?慕小姐怪可怜的。”

管家的电话打了好多个,一开始汇报家里的折腾,渐渐的,他也心软了,最后恳求着,少爷能不能网开一面?虽然作为黎家人,他也恨慕向贤,恨不得他死,但是小清是无辜的啊!

“你觉得该让他们见一面?”刚开始的那些电话,黎北晨通通是“嗯”了一声算知道,根本没有过多的回馈,也没有半点更改决定的意思。直到管家的最后一个恳求电话,他才正式出了声,如是反问。

“呃……是。”管家应声,却不免有些心虚。

“管家,你多久没有休年假了?”没想到黎北晨没回应他的提议,反倒是突然问了这么一句。管家拿着电话有些发傻,在他猛然反应过来的时候,黎北晨的决定也正好从对面传来——

“这样吧,我放你两个月假,你四处旅游看看。”他的手上还在处理公事,声音中没有多大的情绪波动,“我记得你说喜欢希腊,正好趁机看看怎么样?我现在就让人帮你订机票。”

“少爷!”

“……今天的飞机。”

他知道他的恳求,在黎北晨面前根本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他没为慕小姐争取来半点,却把自己搭了上去,他现在这算是……被短暂地流放了?

“少爷,她是无辜的。”这是他在离开之前,唯一能留下的忠告。

“我知道。”他却直接挂断了电话……

没有了管家在,黎家显得有些冷清。

特别是在管家被“流放”之后,其他有些同情小清的人,此时都已噤若寒蝉。连管家那么资深的人,都劝不了少爷,她们其他人,不一开口就被炮灰了?

晚上六点,黎北晨准时回了家,佣人迎上来帮他拿东西放衣服。

客厅里空空荡荡的,地方被收拾得干干净净,但那些玻璃的摆设、花瓶之类的东西,都已经不见了……黎北晨没问,显然能猜到这一定是被她砸的!

要不然管家也不至于打这么多电话。

“她人呢?”在室内搜寻了一圈,黎北晨淡然询问,“晚饭吃过了吗?”

“在楼上。”佣人低着头,有些战战兢兢的,如实汇报,“慕小姐不肯下楼吃晚饭……她连午饭也没有吃。”

“怎么回事?”他的声音骤然一冷。

“她的房门是锁着的,我叫门她不开,一直让我走。”她又不是管家,哪敢一直吵啊?

“把备用钥匙拿给我。”黎北晨皱了皱眉,已抬脚先行往楼上走去,同时吩咐,“把饭菜准备好,一会儿我带她下楼吃饭。”

她没在他的房间,不,现在该说是“他们的房间”。

黎北晨率先去了他们的主卧,房门没关,他稍一转动门把手,便轻而易举地开门进去。但房间内空无一人!她的东西已经被佣人搬了过来,整整齐齐地放在房间内,挤入他单人的空间中,就连大床的中央,都摆上了她那个巨型的毛绒兔玩具……

可是她不在。

黎北晨蹙了蹙眉,瞬间便猜到了她的所在……走廊另一端的客房。

“叩叩!”

他折返回去,确定客房的门是锁着的,才抬手叩了叩,淡淡出声“小清,是我。”

她没应门。

或者说听到他的声音,她便没打算搭理。

黎北晨在房门外等了半晌,无奈地轻叹一声,直接拿备用钥匙开了门……一室的昏暗和闷热!她没有开灯,门窗紧闭,房间内没有开空调也没有开换气,整个感觉就是闷闷的。

他拢着眉心,伸手打开了壁灯,光源照亮室内的下一刻,他便看到了大床上的唯一隆起——她的这个客房被搬得空空荡荡的,除了一些家具,几乎没有装饰摆设,而她成了“唯一遗留物品”。

“你干什么?”黎北晨抬脚过去,伸手便想拽她身上的被子,“你不闷吗?”

不通风也就算了,还把整个人都裹在被子里?

她没说话,只是揪住了身上的被子,抗拒着不让他扯,身体越发蜷缩起来,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黎北晨轻扯了几次没成功,不由颓然地放松了些许力道。

他退后一步,淡然询问“你有没有穿衣服?”

是因为没穿衣服,所以执着地裹着被子,不让他看到?

她没应答,只是少了他牵扯的力道,她越发抓紧被子,将被角都严严实实地压在了身下。

小清抗拒的态度,让黎北晨的眸色越发变得暗沉所以她这到底是怎么了?真的是因为没穿衣服还是别的……算了!就算是没穿衣服,他又有什么不能看的?

“你真不愿意自己出来?”他再次询问,手掌不动声色地按上被面,让她能感觉到他的威胁,“那我掀了。”

几乎在说话的同时,他扬手用力一扯——

她那点倔强的力道,在他面前根本微不足道,他一旦真的用了力,她根本无从抵抗,被他连人带被子扯了出来……

入目便是刺眼的光线,小清的眼睛受不了强光的刺激,她不由眯眼,反射性地用手挡住眼睛,默默地蹲在了床上。

而在黎北晨眼里——

他能看出她在被子里憋了好久,小脸因为闷热而微微发红,额上热出了一层汗,沾湿了额角的碎发……黎北晨暗叹一声,单手拉过她,另一手顺势从床头扯了纸巾过来,帮她擦脸上的汗。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