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用户中心

云念成烟 第48章 你斗不过他们的

作者:小说免费阅读 分类:修真 更新时间:2020-01-20 15:06:14

两天后

今天是曲止蓉的生日。

每一年的生日,霍家都会给她安排一个巨大无比的场面。

今年,因云娜和霍霆琛的订婚。

这仪式,更是格外的隆重。

整个南城权贵达人都来了,甚至,包括一线的巨星都来捧场。

整个霍家外面都围绕了很多的记者。

他们不仅是要拍明星,更多的是想拍南城那些权贵之人。

曲止蓉也是一个有头脑之人,在生日之前,就给了南城三家最大的媒体邀请函。

第一,她需要将自己的生日的隆重给报道出来。

二来,她卖给了三大媒体一个面子,这以后若是用的到他们,必然也就方便一些。

此时的霍家,正在有条不紊的忙碌着。

而,云家,却忙的团团转。

天还没怎么亮,在一楼睡觉的云念,就听到云娜此起彼伏的嚷嚷声。

“啊啊啊,我到底穿哪一件嘛!”

翻了一个身,她拿着被子盖着自己。

云志洪也一大早起来开始收拾自己。

他在南城也算一个有头有脸的人物。

如今,他又攀上了霍家这个苍天大树。

今日的大场面,他自然要盛装打扮,不能丢了云家的脸面。

顾梁岑一早就约来了化妆师和服装搭配师,为的就是给云娜和她好好的打扮。

屋内的三个主人,忙的不可开销。

云念却穿着拖鞋起床,洗漱。

今天是周三,原本她是要上课的。

但她请假了。

当然,这请假,并不是要去霍家给曲止蓉过生日。

她想,曲止蓉应该最不想见到的人,就是她吧。

至于,云家的人,没有一个愿意让她去的。

上次夜宿霍家之后,他们对她似乎有了很大的戒备。

虽然没在逼问她。

但,透过眼神,她还是看出不寻常。

无谓,他们在打什么主意,她不想知道。

如今,她只想好好的算计一把云志洪,让他狠狠的摔落一次。

最后,在离开南城的时候,她会给曲止蓉寄去一个录音笔。

那上面可是云娜丑陋嘴脸在家里大声咆哮,并对着她开骂的话语。

她相信,曲止蓉听到这些内容,应该会从新考虑儿媳妇的人选。

所以,她现在要好好计划的是,如何算计云志洪。

今天她穿着是一件黑色的妮子大衣。

这是她二十岁,白琴给她买的生日礼物。

然而,从楼上下来的云娜却穿的相当的精致。

一套纯大牌定制的白粉连衣裙,上面星光熠熠,将她衬托的宛如仙子一般。

更让人移不开眼睛的是,云娜脸上化着最完美的妆容,一颦一笑都让人瞩目。

云念微微勾唇,她和云娜拥有如此漂亮的容颜,白琴的基因占据了大部分。

只可惜,拥有如此清纯脸的云娜,并不感恩。

“爸爸早”云娜笑眯眯的走了过来。

云志洪恩了一声,坐在桌子上开始享受凤婶给他端来的早餐。

顾梁岑穿着一套深绿色的旗袍,将她的身材包裹的凹凸有致。

随后,坐在了云志洪的旁边。

这样一对比,桌子上的云念显得格格不入。

“你怎么又穿这种地摊货的衣服?”云娜撇了一眼她。

云念抬眸看向了她“地摊货?”

“爸将你转到圣哲学院,你知道花了多少人力和金钱吗,那学校可不是桐城的三流大学,在圣哲学院读书的非富即贵,你看看你,穿的是什么衣服?我不是给了你很多衣服吗?”说着,看向云志洪“爸,你看看她,穿着这样去学校,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们虐待她呢!”

云志洪看向云念,皱眉“你姐给了你那么多衣服,为何不穿?你这什么衣服?”

云念抬起手臂,看向自己的衣服“没破没烂,有什么不得体的吗?”

“呵,云念,你该不会以为衣服一定要穿破穿烂才丢吧,真是……”她摇摇头“我穿的衣服,从不穿三次。”

云念没在说话,嘴角连敷衍的笑意都懒得给。

这些,有什么好炫耀的?

“我吃饱了,走了”说完,她站了起来。

“你要去哪?”云娜忙站了起来。

云念的脚步一顿,没回头。

“听说你今天请假了,你想去哪里?我让司机送你啊!”云娜忙说道。

让司机送她?

黄鼠狼给鸡拜年吧?

“这么早,你出门也不方便吧,我让司机送你好了”说话间,云娜走了过来,看向云念挑眉“谁让我是你姐呢,总不能一直让你走几公里坐公交吧。”

云念璀璨的眼眸盯着她片刻,突然微微一笑“好啊,那就谢谢‘姐姐’了!”

话落,直接走了出去。

她知道云娜是什么意思。

她是害怕她去霍家?

亦或者,是害怕她找霍霆琛?

无奈一笑,这样也好,她得到了好处,有人送,比走路好的多。

————

南城郊区。

“二小姐,既然到达目的地了,那我就先走了”司机看向她说道。

“好,谢谢”

司机二话不说,直接将车开走了。

云念转身,抱着一束鲜花,就往里面走去。

今天是白琴的头七。

她特意请了假,过来探望。

清晨温度有些低,白雾缭绕,看不到什么人,就连看墓园的老人也才刚刚起来。

抱着花,她一步步的往里走。

自从她去世,这是她第二次来这里。

七天,对她而言,宛如隔世。

“我来迟了,对不起……阿琴,对不起……”

一声陌生的声音,突然间传入了她的耳朵。

云念蹙眉,疑惑的走了过去。

白琴的墓碑前,一个男人跪在地上。

他的手,触碰着白琴的照片,眼泪一颗颗的落下。

“你是谁?”

突然的声音,让男人一下子愣住了。

回头,看向她,男人呆愣了一下。

“你是谁,你在做什么?”云念眉头一拧,声音立刻就不悦了。

男人忙拿起地上的拐杖,站了起来,看向她,哆嗦道:“你,你是念念吧?是念念吧!”

云念戒备的看向他“你是谁?”

“我,我是我是……孟天朗!”

云念微愣了一下,小心翼翼开口“孟……孟天朗?你是……孟叔叔?”

“啊,你认识我啊!”孟天朗一下子就激动了起来。

“你就是给我们寄了十几年钱的孟叔叔?”云念蹙眉询问。

孟天朗点点头,擦了擦眼泪“对不起,我不知道阿琴,不知道……她病得这么重……”

云念看着他一头沧桑的头发,胡子也没刮,瘸着腿,不知道是怎么找到这里的。

孟天朗慢慢的坐了下来,将拐杖放在了一旁,他看向墓碑上的白琴照片,眼泪又落了下来。

云念的心,不由的有些难受起来。

“孟叔叔,你给我们寄的钱,妈让我存起来了,她说,以后要我找到你,把钱还给你,你现在住哪儿,我明天把卡给你送过去。”

孟天朗看向她,皱眉“我寄的钱,阿琴没用吗?”

云念摇摇头,她一直不知道,为什么她们都穷困潦倒了,她妈妈还不肯用那笔‘飞来之财’。

现在,她知道了,孟叔叔比他们更需要钱……

“这个傻女人……”他锤了锤自己的腿“她知道我残废了,肯定舍不得用钱,可我不是写信告诉她,我好了吗?”

“孟叔叔,你和我妈是什么关系?”她小心翼翼的询问。

孟天朗看向她,忙摆摆手“你别误会啊,我和阿琴是清白的,我……我……我是单纯的喜欢她……”

云念没什么意外,一个陌生的男人,连续十几年每年除夕前一天雷打不动,都会寄三万块。

若不是爱,她想不到,谁还会这么无私。

“念念,你妈妈是个好人啊,她不该这么早就……不该啊……”孟天朗的眼眶又红了起来。

云念看向墓碑,垂下眼眸,声音透着悲凉“不是古言道,好人不长命的吗!”

孟天朗看向她,忙道:“念念我刚到南城,看到很多报纸上都在批判你,你怎么不澄清啊,你不是那样的人!”

云念侧首看向他,疑惑道:“你怎么知道,我不是那样的人?”

“阿琴心地善良,她教出来的女儿必然不会是坏人,你是给你姐姐背了黑锅对不对?”

这一刻,云念有些吃惊。

她没想到,一个陌生人,既然可以如此肯定那不是她!

“念念啊,那钱不用还给叔叔,叔叔用不着,叔叔现在每个月给别人补鞋,还有政府贴补,我一个人足够用了,你拿着那笔钱离开云家,去别的地方从新开始生活,别留在云家!”

云念看向这个朴素的中年男人,突然鼻子一酸,接着一笑“孟叔叔,你知道吗,我妈的死不是意外,是亲姐和那个亲爸给逼死的,叔叔你说,我能离开吗?”

说着,无奈一笑“我怎么可能离开呢,我怎么可以让他们过的潇洒呢?凭什么?叔叔你告诉我,凭什么啊?”

“你斗不过他们的!”孟天朗忙说道。

“斗不过?不试试怎么知道斗不过?”云念红着眼睛看向他。

“你怎么斗啊,你妈妈十七年前就是被他们活活的冤枉,差点被打死,你一个人怎么去斗?”孟天朗情急之下大声的说道。

云念一下子震住了。

“孟叔叔,你,你说什么?”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